用戶名: 密 碼: 保存
通用財務軟件 | 通用進銷存 | 用易通行業進銷存 | 通用POS軟件 | 遠程版系列 | 通用財務世紀七版 | 通用財務世紀八版 | 通用財務世紀九版 | 會計寶貝 | 免費下載
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>> 新聞資訊 >> 生活熱點 >> 內容

華山獨臂挑夫-感動全球的中國男人啊

時間:2009-12-1 19:34:13

 

華山獨臂挑夫-感動全球的中國男人啊

 

在以險著稱的華山上有這樣的一群人,他們背負百十斤的貨物,在陡峭、險峻的山路上艱難攀爬,來換取維持整個家庭生計的二、三十元。他們每個人的背上都壓著一座沉重的大山,在這群挑山的人當中,有一個人所背負的比所有人的都要沉重,他就是獨臂挑夫何天武。

    本報記者近日專程前往華山采訪了何天武,并記錄了他一天的生活。在老何住的小屋內,他接受了采訪,點燃一只香煙,便開始給我們講述他的經歷。

 

艱辛的人生

 

   1962年,何天武出生在陜西省漢中市鎮巴縣長嶺鎮的一個小山村里。1989年,他的妻子在生下小兒子后便因風濕性心臟病而撒手人寰。留給何天武的只是兩個幼小的兒子和12000元的外債。在那個時候,12000元對城市里的一個普通家庭來說都是個天文數字,何況何天武只是一個貧困山區的農民。

    開始的時候,何天武只是在村子附近打零工,修路和維護當地火車站的軌道。但工錢太低了。因為他不光要養活兩個幼小的孩子和年長的父母,還要償還巨額的外債。

   “我給自己說,必須要出去打工,否則這個家就撐不下去了。我那時侯很相信自己,覺得出去打工一定能掙下錢。哪怕下多大的苦都不要緊,咱是農村人,不怕吃苦。但是當時很窮啊,連出去的路費都沒有。我跑了三十里路,上山十五里下山十五里,都沒有人肯借給我錢。他們不相信我,他們不相信我出去能掙下錢。”

    1990年的時候,何天武在外面打了半年工,但是依舊沒有掙下錢,沉重的生活負擔壓的這位鎮巴漢子喘不過氣。

   “家里都是山地,種地也打不下糧食,我一琢磨這不行啊,靠種地什么時候才能把債還完,能把孩子拉扯大?還得出去。”

    1992年3月,把兩個孩子托付給父母后,何天武跟著一位老鄉去了鄰省的一個煤礦,在那里下井干活。那個時候,老何只有一個念頭,那就是“一定要掙下錢”。在7月30日那天,一位工友有事不能上工,老何決定去頂班。“當時只想著多干點活就能多掙點錢”,卻不知道災難已經向他慢慢逼來。

   “我們都是下苦的,也不懂,那個絞車的鋼絲估計是用的時間長了,磨損了,不知道怎么的就突然斷了,猛然一下就把我拉到了頂架上,然后又重重地摔了下來。我醒來的時候已經是兩天以后了,就發現自己的一條胳膊沒了。”

    出事以后,黑心的礦主只給了老何4200元就讓他趕緊走人。

    “當時我想我這個樣子到哪兒會有人要我啊,所以我不愿意走,想叫老板把我留下來,哪怕掃地看門都行。但是老板不答應,讓我趕緊拿著錢走,不然就弄了我。礦上出了這種事情人家把你弄了就弄了,家屬來也就是給七、八千塊錢也就打發了。”老何說的“弄”就是指殺了。“我一想這不行啊,我還得生存下去,家里兩個兒子和父母還要靠我養活。丟了一只胳膊但是不能把命也丟了,就拿了那四千二百塊錢走了。”

   “我把五十和一百的縫在了內褲里頭,總共是兩千二百塊錢。剩下的兩千塊是十塊一張的我裝在了包里,結果還沒到火車站就被小偷把包劃開把錢偷走了。我就覺得出來走到哪都太害怕了,沒有一點安全感。出來一次失敗一次,關鍵是我覺得我付出了那么多心血、汗水都沒有回報。我那時就只向奔回家了。”

    帶著失去了一只胳膊的身體和那兩千二百元錢,老何又回到了那個貧窮的小山村。

   “村子附近有條河,我平時白天睡覺,晚上就出來用锨在那一锨一锨的平地,用了兩個月時間平出了一畝多不到二畝地,種了點苞谷。我主要是想通過平地來鍛煉一下自己的身體,為以后出去打工做點基礎,要不然我這個樣子出去肯定沒人要。”

    然而,就在老何辛辛苦苦種下的玉米快要收獲的時候,一場水災又將這一切毀掉了。不甘心失敗的他第二年的時候又在這里繼續種了些糧食,但是這一次毀掉希望的是人。

   “村子里的人看我在這種地,兩邊的鄰家便東占一塊,西占一塊,欺負的我實在是干不下去了。”

但是家里的負擔卻越來越重,兩個孩子因為交不起學費已經輟學在家。

   “我去找村里領導,意思是我是殘疾人,看能不能得到些補貼。因為我知道國家對殘疾人有補貼,但是村領導給我說他們要商量商量。然后我又去找縣里,縣里的人說這事應該由村里處理。”

    就這樣,老何被當成皮球在村縣兩級踢來踢去。要強的他暗下決心,一定要靠自己來養活這個家。在這期間,老何曾經開過一段時間的商店,但是來店里的人大多數都是賒帳,商店開了沒多長時間就關門了,并且又欠下了一些外債。

   于是一些親戚朋友給老何出主意,讓他利用殘疾人的身份去乞討,并且說“那么多四肢健全的人都在乞討,你一個殘疾人去乞討也沒什么。”

   “人格要是丟了,買不回來!”老何斷然拒絕了這個建議。

   1996年,他在另一個老鄉的介紹下又來到了一個金礦,但是結果依舊是掙不下錢。工資要么被拖欠,要么被克扣。

    1999年的時候,老何懷揣著二百元錢來到了上海,因為他聽說在這里可以掙下錢。

   “當時我到上海一看,這城市我肯定能混下去隨便都混下去了。當時我抱著最大的希望,至少在這里我能找個適合我干的活,能在這里待下去了。但是沒想到去了幾個建筑工地都沒找下活,我還專門給他們演示了一下,我用锨鏟土,一锨一锨地甩過去。但是人家隨便找了個借口就把我打發了。”

    為了節省開支,老何在上海白天找活,晚上就在路邊的綠化帶中過夜。由于害怕被警察發現送到收容站,他不得不提心吊膽地躲在冬青樹后面。

   “后來實在找不下活了我就去了一個殘疾人聯合會,我沒想讓他們給我錢什么的,我只想讓他們幫我聯系一個我力所能及的活來干。但是沒想到的是里面的人一見我就揮手給我說‘出去、出去’”。

    在上海呆了四十多天,遭受了無數白眼和呵斥的老何始終沒有找下工作,他有了輕生的念頭,想跳到黃浦江里一死了之。但是一想到家人,一想到兩個未成年的孩子和年邁的父母,他徘徊許久又打消了這個念頭。

   “我想給父母盡孝心,但是還沒能盡。想給兒子盡義務,也沒能盡。要是這樣做了上對不起父母,下對不起兒子。”

 

我是被逼上華山

 

    走投無路的老何在2000年6月14日的時候來到了華山。

    “我記得特別清楚,2000年6月14號我到了華山腳下,第二天我就往山上背東西了。當時也害怕啊,哪想到還有這么陡壁絕峭的山峰啊?我是被逼上華山的,不管承負多重的壓力,只能走這條路了,再沒有別的選擇了。”于是他花10元錢辦個挑山工的進山證,60元一月的房租在山腳租了間小房。

    第一次上華山的老何背了五十斤的貨物,交貨地是華山北峰。

   “特別的累,但是休息也不敢休息,因為一休息腿就發軟,只能咬著牙往上走,手把鐵鏈死死地抓著,一步一步往上走。”

    當老何把五十斤的貨物背上山的時候已經是下午的四點半,他走了整整一天。

    “那時貨是三毛錢一斤,我那天背了五十斤,掙了十五塊錢,雖然特別的累,但是我心里樂滋滋的,高心。十五塊錢不多,但是我覺得有希望了,能在這繼續干下去了,我覺得自己站起來了。”老何說這話的時候很開心。

    第二天老何背了八十斤的貨,掙了二十四塊錢,比第一天多了九塊。

    老何告訴記者:“這錢雖然來的辛苦,但是有安全感,心里塌實。把貨一交,人家老板給我把票一簽,下山就能領現錢,不會拖欠。”

    從西山門也就是玉泉院到北峰,游客們要走五、六個小時的路程挑夫們三、四個小時就走完了,一斤貨物是三毛錢。如果是到華山最高峰南峰,游客需要走一整天的時間,而挑夫們走六、七個小時就到了,一斤貨是四毛錢。

   “沒過多長時間我就能背一百斤的水泥到西峰了,能掙三十塊錢。有時貨多的話一天可以背兩趟。到兩千年九月的時候,華山東西南北中峰我都上去了。”老何一臉的自豪。

    來到華山的這半年,老何總共給家里寄去了800元錢。但是由于冬季活少,過年的時侯老何并沒有攢下錢。

    “過年的時候我沒有錢,我跟一個買豆腐的關系好,就跟他借了一百塊錢,給家里寄了六十,我自己留了四十塊錢過年。我去銀行寄錢的時候人家還看不起我,但是我不管這些,我要寄錢回家讓家里人過年。”

    老何在華山每天平均能掙二、三十塊錢,每月要上二十七、八趟山。除去他的房租和生活花銷,每月他都要寄二百元回家。農耕播種的時候,他會寄三百元回去讓家里買化肥。

    華山上總共有3999個臺階,從玉泉院到南峰有十多公里,其間有“華山第一關”五里關,“華山第一險”千尺幢,但是老何就在這樣的路上已經整整走了8個年頭,走了兩千六百多個來回。

    2001年的時候,老何輟學在家的12歲的小兒子到華山來看他,天真的孩子被華山險峻的山峰驚呆了,便問他是怎么走上去的,老何回答“我是一步一步走上去的。”

   “我給他說我掙錢供他上學,但是當時我沒有掙下那么多錢,他要跟我上山,我就帶他去了,他還背了一箱方便面,從山上下來后他就哭了,從那以后他好象一下子就懂事了。”

    本報記者8月11日去采訪何天武的時候,得知他們幾個挑夫從今年初開始給山上的一家飯店做固定挑夫,飯店給他們辦了乘坐索道纜車的證件,現在他們只用把貨物放在纜車上,然后再從北峰背到五云峰就行了。于是記者和他約好第二天早上在北峰索道站會合。

    12號早上9點多的時候,老何他們到了索道站,在別的挑夫的幫助下,老何把五十斤鹽、一箱二十斤的飲料、一把火鉗和一大包衛生筷裝進了背簍,這些貨物總共有一百二十斤左右。記者試著用手提了一下背簍,但也只是勉強提離地面。而老何要背著這些貨物走一公里多的上山路,其中包括七十多度,兩側為懸崖的險道蒼龍嶺。

    走在路上,老何背著的背簍“吱吱呀呀”響個不停,這個背簍老何已經用了四年了。每走一段,老何便要停下來休息一會,他手里那只T型的拐棍放在背后支撐著背簍。天氣不是很熱,但是老何的汗水仍然不斷地流下來,沒走多遠他的衣服就已經全都濕了。

    這時,原本開朗健談的老何話也不多了,他要注意精力來把握重心。細心的游客發現這個獨特的挑夫后在驚訝之余都會打聽貨物的重量,有的還善意地勸老何少背一點。而老何也不斷提醒身邊的游客注意安全。在攀爬蒼龍嶺的時候,老何的身子幾乎都要貼在臺階上了。

    記者看到,雖然老何情況特殊,但是他背負的重量和行走的速度一點也不比其他挑夫差,一同上路,一同交貨。用時大概在一個多小時。交完貨后,老何他們便在這個飯店坐下歇息。飯店給他們管一頓中午飯,老何飯量不是很好,只吃了兩個饅頭夾菜。

   “我們以前從北峰把貨背到這里(五云峰)是兩毛錢一斤,7月1號的時候我在這飯店門口遇到七、八個人,其中一個問我背一斤多錢,我也不認識他們,就跟他說了,他說這確實是有點低了,后來我才知道他們是省上領導。然后7月3號的時候我們的工錢就每斤漲了一毛,現在是三毛一斤了。”

 

“你莫非想當暴發戶?”

 

    老何告訴本報記者,2004年,一位游客賈先生(老何至始至終都給記者強調是賈老師,在老何心里,“老師”是個很崇高的稱呼)來華山游玩的時候偶遇了他,了解了老何的情況后很受感動,于是就把他的照片和故事發到了網上。引起了一些網友和媒體的關注。

    陜西電視臺,鳳凰衛視,北京電視臺,四川衛視,上海電視臺,新京報,華商報,落杉基時報等媒體相繼對他做了報道。

   “我開始接受媒體采訪的時候很緊張,說話還打官腔,于是就喝了兩瓶老白干,這才慢慢才放松下來。”老何有些不好意思。

    鳳凰衛視的《冷暖人生》在2006年5月30日播出了老何和其他挑夫的節目。反響很大,收視率當天在電視臺排第三,熱線電話幾乎要被觀眾打爆了。很多人為他面對艱難困苦所表現出的勇氣深深震撼,一些讀者還在網上發帖稱贊“何天武才是真正意義上的男人、偉丈夫。”并表示要解囊資助老何。

    其實在鳳凰衛視采訪老何的時候,他就已經得了比較嚴重的疝氣。節目播出后,北京某著名醫院立即表示愿免費為老何治療。在北京治療期間,老何又接受了一些媒體的采訪。

    2007年4月,《冷暖人生》憑著《獨臂挑夫何天武》這期節目在美國芝加哥電影節上獲得了“美國芝加哥電影節電視記錄片藝術與人文貢獻銀雨果獎。”

    當本報記者把這個消息告訴老何的時候,他說他還不知道呢。“那些記者老師都是有身份的人,都忙,我也不好意思給人家打電話。”

   “社會上有很多好心人都幫助了我,我現在已經把外債還完了,大兒子已經成家了,小兒子在好心人的幫助下現在在廣東一個學校學模具加工。”

    老何的小兒子輟學后曾經在一個煤礦里打工,那時才16歲。西安鐵路信號廠一位李先生專門打電話過問了此事,責備老何“你已經在礦上吃了虧,怎么還敢讓兒子去那種地方干活”。然后就幫老何給小兒子聯系了一個學校。

   “也有很多好心人要給我介紹工作,但是我不好意思去啊,我沒什么文化,去了萬一干不了活多不好,還給人家添麻煩。社會上那么多好心人關心我,我不能對不起他們,我只有在這好好干活,盡量少麻煩大家。”

    但是老何也有他的煩心事,“鳳凰衛視的《冷暖人生》播出以后,06年7月30號那天,華山旅游公司的一個人就來找我,他說電視上把我的節目放了,肯定會有好心人給我捐錢,他說要把我的身份證號抄去給我到銀行辦個帳號。過后我想想這事情有點不對頭,就給鳳凰衛視的制片人朱衛民老師打了個電話,朱老師叫我去別的銀行另外開了個帳號。然后過了幾天那個旅游公司的人就給我打電話,他說‘你莫非要當暴發戶?我給你辦的帳號你為什么不用?為什么要自己去辦個帳號?’然后又過了沒多長時間,這里的出租車司機、一起干活的挑夫都問我‘人家給你寄了五萬美金和十萬港幣,你都發了怎么還在這下苦啊?’”說起這事老何很無奈,“我確實是沒有收到嘛,好心人給我捐的錢我一筆一筆都記在本子上的,花在哪里我也記著呢。”

    和兩年前電視里的老何相比,現在他看上去似乎精神了許多,但是頭發卻有些稀疏了,接受我們的采訪時也不怎么緊張了,他幾乎是一直微笑著給我們講述他的經歷,平淡的就像是在講一個發生在別人身上的故事。

   “四川地震以后,我看別人都在捐錢,我就給我父親說我這月不給家里寄錢了,給災區捐200元,我父親很支持我這個決定。我有困難了社會上那么多好心人都幫助我,我沒多大能力回報他們,捐200元錢就當是個心意吧。”

    老何說他準備在華山再干上十年,然后回家好好孝敬父母。

   “我喜歡華山,我登上山峰的時候呼吸著新鮮的空氣,我心里真的好舒暢,我愿意在這里呆下去,因為華山接納了我,我的付出有了回報!”

    讀完這個故事后,我想到了另外一個講述中國男人的故事《盲井》,這個電影是王寶強主演的,這個角色是王寶強的第一部電影作品。馮小剛導演正是在這部電影中看了王寶強的表現,決定讓他演《天下無賊》的。

 
相關文章
  • 沒有相關文章
Ads by Google
版權聲明
  1、本網部分資料為網上搜集轉載,均盡力標明作者和出處。對于本網刊載作品涉及版權等問題的,請作者與本網站聯系,本網站核實確認后會盡快予以處理。
  本網轉載之作品,并不意味著認同該作品的觀點或真實性。如其他媒體 網站或個人轉載使用,請與著作權人聯系,并自負法律責任。
  2、本網站歡迎新老客戶咨詢
  3、信箱:[email protected]
  4、QQ:859415618
  • 2017最新版_通用財務軟件_會計寶貝_財務軟件_財務軟件下載_免費財務軟件_進銷存軟件(www.ycfegf.tw) © 2010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 京高新0711006A03488號
  • 地 址:中國 北京市豐臺區科學城星火中路10號A座516/517 中關村高新技術企業第20092020304701號
    站1www.yytcw.cn 站2www.ycfegf.tw站3www.ycfegf.tw 站4 京ICP備14113627號-4
  • 網站地圖 | 企業建站 | 廣告服務 | 關于我們 | 聯系我們 | 加盟合作 | 中華會計網 | 法律聲明

    36选7杀号技巧和公式